我其实每天都有在写故事 不过是原创,在长佩。

第六章

向西南一般待到家庭聚会结束,平时这些人吃完就走,不知道哪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姨婆要打麻将,打到后半夜全都住到老宅。向西南趁着这群人洗漱的时候拎着衣服跑路,正好被坐在客厅的父亲逮住,向西南说:“您不去休息吗,挺晚了。”

向父道:“就这么不想回家住吗?”

向西南心说哪敢呐,您说什么就是什么,“我朋友生病,我还要照顾他,我现在得去医院待着。司昂的朋友,您说我不得上心?”

向父不知道司昂跟孟凯文拉拉扯扯的事,但却知道司家最有希望当上大家长的就是司昂,哪怕向西南再混,挨上司昂这两个字他还是一只眼睁着一只眼闭着放过去。向父说:“司昂的朋友怎么让你照顾?”

“他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。”向西南说...



阑花簌簌闻歌落,重趁拍,小婆娑



四月芳菲尽,省博又排起了长长的队伍,自从前几年国家实行凭身份证免费进入博物馆后,学生放假有了好去处。

清晨的雾好好似一层涂抹着乳白的薄纱,虚虚拢住,隐隐约约能看见不远处的塔。虽说是四月,但已隐隐有了要热的趋势。这是个乱穿衣的月份,毛呢大衣和单薄卫衣总是在早晨与午后来回交替。八月烈日炎炎,十二月寒入骨髓,还有怎么管控也赶不走的雾霾。

黄少天摆着手指头数,这是他来这座城市的第二年,除了能勉强听懂当地人的方言外,似乎并没有任何长进。不过也算是彻底安稳下来,酒吧也步入正轨不需要他天天待在店里。

那人说,少天,我们这些人就是喜欢创作之余喝一些酒。

黄...

更新原创的地址如下。
微博:@方流弋
长佩:迷幻的炮台

不回评论,其实不是不回,是不知道怎么回。)过气写手没有评论!
同人每月一篇)可能没有。基本不写同人。
同人连载未完不填。
极其呕熏讨厌某四字号称ydzg的小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上

我记得应该是一个深夜写的一个原耽的开头。
……昨晚翻到后头一次自己写的东西把自己给刺激到了。
真的太xiangyan了。

第五章

孟凯文本来就不是什么活泼的人,经过这事更加沉默,躺在床上看外边的天空一看就是一天。目光涣散,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,整个人就像失去生气的花。用花来形容男人难免有些别的意思,但孟凯文粉丝会的会徽就是一朵简化的蔷薇花。孟凯文喜欢蔷薇,那种小小的,花瓣交错成叠厚厚一朵的漂亮蔷薇。

这样的人应该被所有人簇拥着赞美,而不是被捆绑在绝望和黑暗中。

向西南感同身受说不上,可看着他这个样子也心疼。鸟儿落在窗边,孟凯文伸手搓了一点面包渣,鸟儿也不害怕直接飞到他手上。孟凯文垂眸不敢动,生怕鸟儿被他惊走再也消失不见。

司昂给向西南打电话,向西南握着手机没接,按了静音陪着孟凯文。孟凯文没吃饭身体跟不上...

第四章

故事的开头,一般是以在很久很久以前开始,向西南盘着腿坐在地上准备开讲,又觉得凉扯了块抱枕垫屁股底下。抱枕是天鹅绒的,寒意立马就被驱散许多,他清清嗓子说。

“向家每任的大家长都是老大,老大死了老二上,所以老大的命最金贵。重要的人当然就是被所有人暗杀的对象,你看,比如你,比如之前所有绑架我的人。但是你们这些人根本不知道我就是个幌子!”

向西南拍腿,“咱们做个交易,我告诉你真正的老大未来的大家长是谁,你就放了我!”

季觎沉思片刻点头,“可以。”

“说话算话?骗人你就是小狗!”

“嗯。”季觎点头。

向西南清了清嗓子,“其实吧,为了防止老大真的被杀害,尤其是我爸,我觉得他有被害妄想...

第三章


邹子崖观察这两个人的相处方式,觉得好笑又新奇,在他眼中,至少是过去和季觎相处的所有时间里,他都没有见过这样放松的季觎。

向西南正准备说什么,放在桌上的手机嗡嗡嗡直响,来电显示是司昂,向西南只好作罢扭头接电话。

“你终于想起我了?”向西南特意拔高声音,“你这个没良心的。”

电话那头许久都没说话,只能听见粗重的呼吸声,向西南奇怪:“你不会生气了吧?”

司昂忽然笑了声,声音急促却又强行被压地很低,“向西南,我抓住他了。”

向西南一时没反应过来,正准备说什么,司昂又说我把他腿给打断了,现在在医院我走不开你能不能过来帮我照几天。

“等等你把谁腿打断了?”向西南心里的那个答案...

第二章

各个社交app刷了一圈,向西南也没看见哪个朋友嚎他哥们又被绑架,倒是司昂ins发了条度假照。

向西南在床上滚了一圈,而后抱着手机追连载电视剧。电视剧内男主抱着女主说我爱你,女主说对不起我不能和你在一起,女主助攻说她爱你但是她得了癌症你要是不陪着她你就不算人!

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?

手机很快就没电了,向西南趿拉着拖鞋扶着腰慢腾腾去开门,刚打开门迎面就看见两个黑衣壮汉。黑西装,黑墨镜,黑皮鞋加上被太阳晒黑的皮肤,不苟言笑的姿态,强烈的男性荷尔蒙以及铺天盖地的威压。向西南腿一软差点没给跪下,心理上强行给自己加了几个buff,向大少眸光冰凉声音冷漠。

“大哥!”

向西南笑嘻嘻...

长佩连载/lof存放地

第一章

向西南作为向家香港本家的次子,除去那个还在国外留学的大哥,家中就他最受宠,天之骄子嚣张跋扈,除了违法的事不做之外上墙揭瓦鸡飞狗跳无所不能。但就算是上天入地,到了年龄还得被老父亲按着头相亲。向西南冲父亲吼你干脆让我去上相亲节目!父亲懒得理他,秘书推了下眼睛说:“这个我们也有考虑过,最近赌王儿子去相亲节目成功打入娱乐圈,您如果也想去娱乐圈我们立马安排。”

“不管人类的文明有多璀璨辉煌,联姻始终是永恒的话题。”司昂说。

并且屡试不爽。

“你他妈可闭嘴吧。”向西南烦躁地将游戏关掉,“我爸最近在我这安了无数个监控监视我,这几天还通过管家拿走了我的三围。”

“我...

 
© 司遇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