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生活爱周泽楷
啵唧啵唧,是个杂食
雷韩文清相关,请勿安利与评论区提起,关爱司遇人人有责。
头像来自家妹,如有雷同不负任何责任

【周喻】芙蓉帐暖 07



06

几人一进楼,迎面便是人工建的一个小池塘,几尾红鲤几朵莲蓬,鹅卵石围着小池塘修了一圈。朱红色的木质地板铺满整个大厅,每隔七八步便立着一扇雕花刻屏风,屏风上的花样都不同,芙蓉桂花牡丹桃花。空气中还飘着淡淡的檀木香气,耳边是隐隐约约听不真切的婉转唱腔。

屏风尽头是一扇大门,两边站着蒙着脸的纱衣丫头,客人来了丫头也不说话,只慢慢推开大门让客人进去。之前听不清的戏在此刻音量猛地被放大几倍,迎面便是偌大的戏台。戏台周围只坐着打板敲鼓的,客人们都坐在楼上。

江波涛把手中的戏票递给纱衣丫头,纱衣丫头拿着票去了后台,很快便出来一个小厮照顾着几位上楼。江波涛选的地方也好,二楼正对戏台的位置。

“...

【周喻】芙蓉帐暖 06


05

时光虽然不似前人说的那样如梭,但也比周泽楷想象中的快了那么许多。喻文州十三岁的时候忽然开始蹿个子,母亲都说文州要是在再这么长下去都要比你这个做哥哥的要高了。就算如此周泽楷也没把母亲这整日的家常唠叨放在心上,倒是喻文州还跟他讨论过那么一两次身高的问题。

十五岁的喻文州已长成翩翩公子,因是小时候的样貌已 完全不见,周将军便也允许他出门交些朋友。

待到了喻文州十八岁,已经成了全皇城待嫁少女眼中的如意郎君。而周家长子周泽楷,则成了皇帝眼中的内定女婿。对此周泽楷本人不承认,但人家九五之尊的皇帝承认了不就对了吗?周家出了两位少爷,前边那位是不太可能了,但后边这位还是有指望的。周将军早已回了边疆...

【周喻】芙蓉帐暖 05

04

也不知道喻文州说的是真还是假,是真的最好。但要是假的周泽楷也看不出来,总归是完好无损,周泽楷便也就不再追究,回了榻上掀开被子继续休息,这一睡却怎么也睡不着了,翻来覆去折腾到大天亮,顶着黑眼圈去给母亲请安。

一整日的抄写经文,周泽楷只抄了上半天,这下半天怎么也坚持不下来了,便出去走了走。喻文州耐性子陪着母亲写到傍晚,周泽楷回来时他正好在收拾笔墨砚台。

“洗洗手一会吃饭。”喻文州笑着说。

周泽楷看了看喻文州手里的笔,又看了看他指尖无意间沾了墨的手指,“写了多少。”

喻文州想了想,大概报出来一个数,随后又笑着说他没数自个也不记得了。

昏黄中带着一丝绯色色调的夕阳顺着木质门框缓缓滑入...

【周喻】芙蓉帐暖 04


03

“十公主。”喻文州似是想起了周泽楷那事,笑着念了一下,转而看周泽楷。周泽楷脸色如常,甚至还极其镇静地喝了一口酒。

可面上的冷静,心里似潮涌。喻文州又习惯性眯着眼笑他,一时间居然有些气恼,不由得把酒端起喝了口。酒入喉似刀割一般,后劲从胃里翻上来,周泽楷平日里不喝这种烈酒,猛地灌一口心里后悔极了。

崎研公主上前几步跪下给皇帝行礼,后又笑盈盈转身问众人是谁吃了她那元宵。

众人你看看我,我瞧瞧你,一时间大殿上安静的不像话。

崎研公主跺了两下脚,跑到皇帝身边,“父皇!”

皇帝看向下边坐着的一堆人,看到哪,哪里低下头,一时间场面有些尴尬。

“大约是有些人还未吃完……”皇帝还没说完便觉着...

【周喻】芙蓉帐暖 03

甜的!甜的!是甜的!
的确是此情绵绵无绝期里起的!我就是瞎掰一个表字不要想那么多!

02

守岁也守了,饿也饿过了,周泽楷便回了自己的院里休息,第二天一早起来要去陪母亲包饺子。睡到半夜,府里忽然闹腾了起来,睡梦中被丫鬟叫起,紧接着被将军叫到了正厅。

喻文州没来得及没穿套只披了大氅来,见周泽楷进来眼神中带着疑问,他也摇了摇头,他到现在还是懵的,哪里有那个脑子想些什么。

不过一时,将军便从门里进来,一身甲胄,手中握着长剑。

“父亲可是出了什么事?”

将军皱着眉,“接到消息皇上半夜遇刺,除夕夜里遭这种变故,大约是这几天皇城又不安生,这两日你待在屋里哪里也别去。”

可喻文州本来就待在府里,哪...

【周喻】芙蓉帐暖 02

01

周泽楷带着喻文州去了母亲那边,倒也没什么大事,无非就是问问喻文州这段日子住的可还舒服。

比起周泽楷的沉默寡言,长辈更喜欢和喻文州这样的孩子说话。一时间聊得高兴了,母亲将这月的布匹都叫人送上来让喻文州挑几匹做衣服。

周泽楷撑着下巴看喻文州,喻文州放在腿上的手轻轻蜷起,显得有些不自在,但脸上的笑却是讨人喜欢得很。

“我在宫里,大家都是一副冷漠的样子。父皇也不经常来看我和母妃,从未觉得人情能如此温暖过。”喻文州不喜欢有人跟着,便自己抱着布匹和周泽楷一同回去。周泽楷要帮喻文州拿些,喻文州便给他递了点,大半还是自个抱着。

“为何还叫他父皇?”周泽楷忍不住问喻文州。

喻文州说:“他终究是...

【周喻】芙蓉帐暖 01

00

芙蓉帐暖度春宵,从此君王不早朝。

01

周泽楷醒来的时候,天色将晚,身上不知道何时盖了块小毯子,怀里也多了什么毛茸茸的小东西。

哦,周泽楷看清之后,默默捏了捏小东西。

不是小东西,也不是毛茸茸,是最近才刚来他府上的小皇子殿下。

那日父亲回府,他和母亲站在府门口等着。好容易等到,镇北大将军从汗血宝马上下来,周泽楷正欲扶着母亲上前几步迎接,谁知父亲下马后直直去了后头的马车那,站在马车前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紧接着从里头抱出来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娃娃。

小娃娃披着碧蓝色的斗篷,大大的帽檐遮住整个脸颊。父亲说,这是二公子,泽楷,这是你弟弟。

周泽楷皱眉,父亲和母亲感情和睦,父亲从未纳...

【方王】大胆刁民,竟然想害朕!


系列文:【喻黄】臣要睡皇上,皇上不得不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叶翔】
看!这是朕为你打下的天下!

01

第一次见方士谦这个败家子的时候,王杰希当时才八岁,正是猪狗嫌的年纪。

母亲是皇后,父亲是皇帝,那当然他便是……不好意思不是太子,他和隔壁那个东越国找回来的太子不一样,他是皇帝的第五个儿子。

要怪只能怪后宫妃嫔太能生。

先他一步出生的亲哥哥三皇子被封为太子,而他在外只能被人称作太子的弟弟。

方士谦是他三哥手下的谋士。...

【喻黄】臣要睡皇上,皇上不得不睡


系列文:
看!这是朕为你打下的天下!

01

东越皇帝登基那日,也是皇帝背着丞相跑路的重要日子。为此皇帝彩排了一次又一次,结果最终还是被丞相抓回去乖乖戴上紫金冠坐在了那天之下,人之上的位子上。

皇帝很不服气,看着笑眯眯的丞相,心里那股火气愈发旺盛。

丞相未刻意束发,一头乌黑顺滑的长发随意垂在腰间,只用一根蓝色带子随意系着。眼角眉梢处尽是迷倒众生的温柔儒雅,唇边挂着的微笑温暖而又令人觉得疏远,这人对谁都一样,不亲近也不疏离。

皇帝不满,“我不想当皇帝,你想当你当啊,不用篡位我直接给你!”

丞相微微笑了笑,“这可不行,你是先皇之子,我是臣而已。”

而已?黄少天咬着喻文州话尾的最后两个字哼...

【叶翔】看!这是朕为你打下的天下

01

古有国西越,西越大皇子叶修登基,登基之时脚踩红绸,一身金边玄服。

大皇子转身,君临天下。

大皇子说。

“孙将军!”

台下右侧一握着长枪的将军上前一步,看着居高临下看着他的大皇子。

大皇子还未开口,将军便咬牙切齿道:“这他妈是老子打的!”

大皇子……不对,应该叫皇上了。

彩排的时候不是说好我说这是朕为你打下的天下吗!

皇上略显遗憾,“该配合我演出的你视而不见。”

02

西越国从古至今一直顽强的和比他强大的国家对抗,一直持续了三四百年之久。也幸亏西越物产丰富,和诸多国家都有贸易往来,一时间互相制衡,也并没有多大的灾祸。

西越奉德八年,皇后一朝诞下龙子,皇帝期望这位大皇...

© 司遇 | Powered by LOFTER